避免職場「習得性無助」,千萬要避開這種主管!

目錄

什麼是習得性無助?我們在職場中偶爾會遇到一種鴨霸的人,原本以為他只是在情緒勒索,小心不要受到影響即可。但是有些壞主管除了情緒化之外,竟然會讓你習得性無助,從此難以繼續成長?

員工的習得性無助,是怎麼造成的?

高權力距離文化,沒有人敢造次

壞主管志得意滿地佔據會議桌的頂端,主持會議效率超級高,每個提案都是無條件通過。團隊成員乖巧不囉嗦,就算偶有白目提出意見或要求,總能三言兩語打發。一路過關斬將,掙來一個管理職,若不能用Position Power 來服眾,那有甚麼意思?

不打勤不打懶,專打不長眼?

再將聚光燈轉向會議室裡的小囉囉們,有人已經翻了無數個華麗白眼;有人專心地在消滅收件匣裡的待辦事項;有人一臉呆滯下一秒就可以昏睡。總之沒有人想要主動積極地參與議題討論,為什麼? 

當壞主管很主觀、自以為好棒棒、好聰明、好有經驗,天底下沒有人可以提出比自己更好的意見時,部屬保持沉默的理由有兩種: 

1.      台灣人的教育告誡孩子有耳沒嘴,安份地做沉默的大多數才能在職場永保安康。我們目擊一個又一個心智發育尚未成熟的勇士,為了堅持做對的事而直言無諱,得罪主管的下場就算不是立即處決,也註定了與升官加薪無緣。所以大家都理智地選擇趴著,才不會中槍。 

2.       曾經有熱血的勇士們,一次又一次的碰壁,漸漸地就會感到對改變現況無能為力,既然做甚麼樣的努力都是白費,那就放棄吧。這樣的心理狀態稱為「習得性無助」。  

可怕的電極實驗,習得性無助讓你承受痛苦卻不敢離開! 

20世紀70年代初期,美國賓州大學心理學家Martin Seligman找來一群小狗做實驗 (這樣虐待狗狗真的很母湯)。

電擊實驗第一階段 

把小狗分成三組。 

第一組小狗不施與電擊。 

第二組小狗進行電擊,但小狗可以用鼻子觸碰槓桿關閉電擊。 

第三組小狗進行電擊,但牠們沒有任何機制可以停止電擊,只能選擇忍受。 

電擊實驗第二階段 

把小狗移到一個特殊的籠子,籠子設計成兩個區塊,一塊通電,另外一塊沒有電,中間有一個小狗可以輕鬆躍過的隔板。

實驗人員把小狗都放在通電的區塊,開啟電源開關後,第一組跟第二組小狗縱身一跳就逃到沒有電擊威脅的另一側。

第三組小狗沒有逃,反之,牠們開始哀鳴,緩緩地倒在地上,默默地承受著習以為常的電擊。 

讓你放棄改變、放棄成長的習得性無助

這就是讓積極心理學之父Martin Seligman 一舉成名的習得性無助實驗: 

「當過去的經驗,讓人感到無望、無助與無可奈何,自然而然就會放棄改變負面情境的努力,選擇逆來順受、隨波逐流。」 

但是,當整個團隊都從與壞主管共事的經驗中習得性無助,放棄任何可以讓組職變得更好的嘗試,吃虧的是誰呢? 

小心!當你的主管有這種傾向請注意

無法達成的目標,該如何努力?

我有一個合作夥伴,她最近很沮喪,每天都加班到九點、十點,拚盡了全力仍然無法完成主管交付的業績目標,我問她業績無法達標的關鍵因素是甚麼?

她嘆了長長地一口氣:「人力不足啊,公司的系統不健全,每一個環節都需要人工,沒有足夠的手腳,進度就不停落後。」我說,那為何不要求公司增加人力呢?業績加了50%,人力就算不能等比例增加,也應該要隨著工作量調整吧?

她再度嘆了一口長氣:「別提了,老闆根本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,他認為人力不足是不願意想辦法突破的藉口。他說要加人可以,先把業績做到再說。」 

我再度問,不就是人力不足讓妳的團隊做不到業績嗎? 

「那又如何,老闆聽不進去,也不願意討論,我不想浪費時間去鬼打牆,反正逼死我也做不到,那就資遣我吧,拿一包資遣費,休息一下再出發。」

主管們,為何不願意聆聽需求?

這是一個雙輸的遊戲。

員工選擇閉嘴,但心裡難受,懷抱著憤怒、委屈、無奈等各種負面的情緒,冷眼看著主管做錯誤的決定,而不出言提醒。安隆(Enron)、世界通訊(WorldCom)這些已編入MBA教案的企業醜聞,都是無數習得性無助的員工,事不關己地漠然旁觀,從微小的錯誤逐步累積而成的龍捲風暴。 

剛愎自用,最終換來的只是雙輸

主管們醒醒吧!團隊變成一言堂,不是因為你有真知灼見、也不是因為你才識過人,一半的人是畏懼你,另外一半的人是懶得理你,不管哪一種沉默,都會讓未來的商機窒息在無邊的自大裡。 

員工們,也請不要認為只要乖乖閉嘴就能在公司裡苟延殘喘,被動的人無法在現職中創造增強職場品牌的亮點,也無法累積可轉移技能,不能向前走的人,只能與你討厭的主管與企業一起沉沒!

閱讀更多優質文章:
分享本文: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分享在 twitter